诚信八方
相关栏目
文章推荐
治疗习惯性流产
子宫内膜薄多厚帮俞敏洪“唱歌吐槽”得奖12万背
子宫内膜薄多厚帮俞敏洪“唱歌吐槽”得奖12万背后:业绩下滑,“你不发展新东方要发展”子宫内膜薄多厚帮俞敏洪“唱歌吐槽”得奖12万背后:业绩下滑,“你不发展新东方要发展”
子宫内膜薄多厚帮俞敏洪“唱歌吐槽”得奖12万背后:业绩下滑,“你不发展新东方要发展”子宫内膜薄多厚帮俞敏洪“唱歌吐槽”得奖12万背后:业绩下滑,“你不发展新东方要发展”

  “工作里怪事真多,奇葩围绕着我,今天必须吐槽一曲释放自我。”

  新东方爆款年会歌曲节目《释放自我》火了,许多企业家和员工从歌词中找到了共鸣。

  “冒着离职风险”上台献唱的一位新东方公司员工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歌词是同事之间团队合作的成果,演唱之前并没有经过俞敏洪的审核,“俞老师提前看了会打我们的”。

  俞老师不但不会打他们,还要重重地奖励他们。1月25日下午,演唱视频已经成为热点,俞敏洪表现得非常大度,在微博上提出给参与创作和演出的员工12万元奖励,鼓励企业中敢于直言的精神和文化。奖励“神曲”之前,俞敏洪已经发布了助孕计划多封内邮严厉“吐槽”管理层。

  几天前,新东方发布了2019财年第二季度财报,显示净利润亏损幅度较大。业绩下滑是否迫使俞敏洪下定决心向自己的管理层、管理体系动刀?新东方的“管理”焦虑又从何而来?接近新东方管理层的刘梓辰向记者确认,“改革的动作是肯定有的,实际上早已经开始”。

  其实,新东方至早从2016年开始,每年年会都会举行一期吐槽节目。2016年到2017年的系列名称叫做《职场减压操》,2017到2018年的系列名称叫做《东方有戏精》,《释放自我》已经是《东方有戏精》的2.0版本。

  记者发现,这些节目大多聚焦职场文化、管理体系的痛点、槽点,以舞蹈、RAP、歌唱等方式进行戏谑地表演,除此之外,节目也会就一些具体的不合理制度进行吐槽。

  这些广州高鹰助孕批评,最终都指向了管理制度的不完善,难免让外界觉得诧异,毕竟不是每个公司都会允许员工在年会上化身“啄木鸟”。

  刘梓辰对于今年的视频走红感到意外:“这个不是什么偶然的东西,有一年我们也是这种RAP形式,也出过金句,比如‘一根网线校长批’,意思是要一根网线,都得校长来批。”

  歌词里说的都是真事吗?新东方学校的一根网线真的需要校长亲自批示?“歌词里说的事情发生过,但应该不是很普遍。一根网线校长批这个现象是有的,但肯定不是所有的学校,所有的网线都是校长批。”刘梓辰说。

  在刘梓辰看来,每年的吐槽大会其实是一次内部自省,说的问题听起来很严重,但其实是偶发性问题。节目是对大企业的形式主义等弊病的自我批判,目的是好的,也是受到俞敏洪鼓励的,“每年都会讲香港荣生助孕年度最崩溃的事情,新东方的文化氛围就是这样,俞老师就倡导这种公开。”

  奖励吐槽“神曲”之前,新东方刚刚发布了2019财年第二季度业绩,在营收增长的情况下,归属新东方上市部分的净亏损却达到2580万美元。这引起了外界的广泛关注,新东方对外的解释是,成本上升是新东方业绩亏损的原因之一,包括教师成本、扩张导致的管理成本。

  这次业绩下滑,一些媒体认为是俞敏洪2019年开年连发五份内邮批评管理层的一个重要契机,在这些邮件中,俞敏洪直言:“有些人的能力已经跟不上发展。但是你不发展新东方要发展、你不进步新东方要进步,不然我们就只能坐以待毙,死路一条。”

  刘梓辰告诉记者,这次的吐槽节目,歌词对于俞敏洪的邮件是有借鉴的:“大家外面看到这个节目还觉得比较轻松,其实我们内部是感到有压力的。”

  其实,新东方2019财年第二季度的亏损也有特殊原因,2018年是教育行业政策大年,对校外培训机构的场所标准、师资水平、合规要求达到了史无前例的严格程度。

  对于教育培训机构来说,2018年新增的主要是“合规化”成本,项目包括消防环境的改造升级;少儿业务要保证在三层楼以下办学;数万名培训教师还要考教师资格证,对这部分人的培训,考试,都在产生成本。刘梓辰告诉记者,“新东方一千多个教学点,都要在有限时间内一次性完成这些工作,成本是很高的,当然,这些成本也不是每年都产生,一次性投入大量成本后,消除了很多隐患,这些钱以后不用花了”。

  俞敏洪剑指胎盘助孕管理层的主要因素,更多是新东方外部整体形势的变化。相比几年前教育行业资本火热的时期,近年来,“资本寒冬”常常挂在教育行业从业者嘴上。宏观形势的变化反映到了企业家的管理哲学上。

  刘梓辰说:“新东方前几年大发展时期,内部管理氛围是相对宽松的,但受大环境影响,业绩增长高峰时期告一段落,相对来说,就是到了过苦日子的阶段,到了这个阶段,要保证企业健康,各方面的要求都要更严格一些,要减少铺张浪费,减少形式主义。”

  新东方的管理,得失是什么?要怎么改?

  在刘梓辰看来,内部言论宽松是管理文化上的一个大优点,“但是我们也不得不看到,很多问题暴露了很多年,但对很多问题比较难形成系统性的解决方案,有很多‘深水区’”。

  提出问题12万,解决问题价更高。考虑到新东方内部管理的多种症状,俞敏洪的计划是要尽快实现产品、运营的“三化”——标准化、流程化、系统化。

  在内邮中,他严厉地说:“我们的产品没有标准化;我们全国各地学校在优惠政策、薪酬计算、产品定价上也各行其是……全世界可能找不出像新东方这样一个机构,本来业务和运营需要高度标准化,却搞得如此花样百出的。”

  出现这些问题,刘梓辰认为主要有以下原因,首先是新东方的体量实在太大,业务布局太广,导致管理体系和产品体系不可避免地复杂化。多元战略具有很强的抗风险能力,但也使得完成“三化”具有挑战。

  其次,新东方作为行业“老大哥”,缺少可以效仿和借鉴的对象。刘梓晨认为,一些出来得比较晚的教育集团学习了新东方的经验,一开始就避免了问题,但新东方是先有“分校”,再有“集团”。

  “一开始各地开分校,校长的权力非常大,五六年前,新东方很多学校连logo都不一样。后来强调统一管理,但由于是先有学校再有集团,要改变既有的模式和观念,难度是很大的。领导就必须要进行艰难的平衡,在发展中解决问题,既要给一线管理者自由,又要进行规范化。”刘梓晨对记者说。

  大象转身总是不易,但从内邮的严厉措辞来看,俞敏洪是下定了决心。

  在给管理层的内部邮件中,俞敏洪说:“2019自然年和2020财年,将成为新东方‘三化’强烈推进的一年。在这一年半中,我上面提到的所有标准化的内容,都会要求全面落地。这个过程,需要我们脱胎换骨、洗心革面,是一个艰苦的过程。在这个背后,需要我们厘清业务思路,调整组织结构,改变利益格局,推动思想变革。”

  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香港福臣集团代孕公司网站地图